專訪浙江大學屠幼英:茶葉深加工路上的逐夢人專訪浙江大學屠幼英:茶葉深加工路上的逐夢人

  如今隨著茶葉科研工作者們的努力,高新技術在茶業中的應用,使茶早已突破了單一的沖泡飲品概念,茶開始不知不覺的以各種形態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今天《茶界半邊天》的女主人公,就是這樣一位一直在茶葉深加工領域鉆研奮斗的女戰士,她就是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

  正在浙江大學茶學系實驗室內指導學生們進行茶葉內含物研究的就是屠幼英教授。1984年,大學學習生物化學的她畢業后被分配到了中國農科院茶葉研究所。茶?這是什么?一種農作物?當時的屠幼英面對茶葉而言,完完全全就是一個“門外漢”。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其實我是個門外漢,對茶葉來說我完全是門外漢,因為在我到中國農科院茶葉研究所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就是茶葉的種植加工,包括茶葉的生化理論,原來都不懂。

  屠幼英回憶,她正式開展的第一項茶葉研究工作,就是做茶飲料。現在聽起來似乎不是很驚艷,但在當時,這卻是一個幾乎無人踏足的領域。

  初入茶業 瞄準茶葉深加工方向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茶飲料當時是一個很先驅的這么一份工作。因為當時在全國幾乎沒有什么人在做這個產業。在1985年,我們就開始從事茶飲料的研究,當時做了三款產品,一個叫桃茗,一個叫橘茗,一個叫茶可樂。

  八十年代的中國,民營經濟尚處于起步階段。花了大功夫研發的茶飲料,雖然口碑不錯,但由于完全超出了當時市場經濟的發展水平,銷售一段時間后,不得不草草收場。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很遺憾的的確是做了先驅,或者說做了先烈,現在說就叫先烈。那時候太早了,跟社會不接軌。大家那時候都比較拮據。像一瓶茶飲料也要好幾毛錢。那么對一般家庭來說幾毛錢可能就一天的蔬菜費了,所以一般是舍不得去買的。后來這個項目就是這么最后終結了,因為市場沒有完全鋪開。

  三個月奇跡完成提取任務

  勞累過度導致膽囊切除

  科研的腳步并沒有隨著這次失敗而停止,1991年,對于屠幼英來說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點。年僅30歲的她接到了一個任務,要求三個月內制作18噸的茶多酚濃縮液出口到韓國,這也是中國第一代出口到韓國的茶多酚。年輕的團隊、緊湊的時間、巨大的壓力,屠幼英回想當初都不禁感嘆: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過來的。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我和團隊一起花了3個月的時間,3個月不睡覺,現在我想起來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挺過來,3個月沒有睡覺。因為我們要4個工廠同時做才能完成這個單子。那么就是一輛車,我要24小時這么巡回的要去看,這個沒有先進的設備,只有靠我們的經驗來做,這全部是我們自己摸索的。你不能有誤差,不能有錯誤。

  三個月不眠不休,18噸茶多酚濃縮液終于如約保質保量的送到了韓國,但隨之,勞累過度的屠幼英也立即被送往醫院進行膽囊切除手術。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因為那個單子當時是18萬美元吧,我記得還是。 我現在說我的一顆膽是比較值錢的,因為我那顆膽三個月就被拿掉了,因為一直不睡覺,所以整個代謝混亂了,那個膽就叫泥沙型多發性結石。

  雖然身體上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是這次經歷也讓屠幼英積累了不少經驗,并且當時30歲的她就作為“中國食品添加劑——茶多酚”的國家行業標準重要起草人之一,參與了項目標準的起草制定工作。

  留學日本 開啟深加工新思路

  1994年,屠幼英在恩師童啟慶的推薦下,從中國農科院茶葉研究所轉到了浙江農業大學茶學系工作,也就是現在的浙江大學茶學系。1999年,前往日本靜岡大學留學,但也正是這次留學的經歷,對她之后的主要科研方向起到了非常重大的影響。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我一踏入日本的土地,就給我一個震撼。這么多的茶飲料,我想都不敢想。而且那個包裝也很漂亮,很清新,就覺得原來世界上茶飲料已經做得這么好了,我覺得我在國內做的也算是早,也算多的,自己一下子覺得自己太幼稚了,有落差,有點井底之蛙的感覺。真的對思想上,或者對心靈,就有一種震撼,一種沖擊。那時候就想,那我一定要好好學習,就那一年真的是收獲特別大。所以我那時候回來以后就下決心,我說我們怎么樣要把真正的中國的茶葉,能夠就是像日本一樣,做的又好吃,又好喝,又健康。所以我到后來回國以后,慢慢的(研究)方向有所轉變。

  【實況】從日本留學回來后,屠幼英就開始重點朝著茶衍生品研究發力。茶含片、茶糖、茶面膜、茶香皂等各式各樣的茶葉產品都相繼研發成功并且取得了不錯的市場效益。現在正在進行品鑒的這幾款通過高壓技術制成的茶葉,就是屠幼英下一步即將研究的茶葉加工新科技。

  【采訪】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 童啟慶:從長時間的接觸當中,我覺得屠幼英老師是一個很勤奮,很有思想的一個教學和科研的工作者,她能夠在很繁忙的工作中,能夠不斷地創新,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能夠不斷的吸取其他行業的經驗,把茶能夠從單一的茶走出茶界,跨界的開發出很多的新產品,我覺得這樣能夠使我們這個茶能夠更好地造福于人類,也是跟她的勤奮努力分不開。

  人生“一縷茶香” 最喜桃李芬芳

  屠幼英老師從事茶行業工作三十多年來,一直奮斗在科研第一線,發表國內論文130余篇,SCI級論文近80篇,獲得的榮譽更是不可勝舉。但屠老師卻對記者說,她從業三十余年最大的收獲,其實是培養的那些學生們。

  這首歌的歌名叫《一縷茶香》,是屠老師的學生們作詞作曲,并在五十歲生日當天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

  我50歲那年,他們專門為我這唱創作了一首歌曲,一縷茶香,我每次想起這件事情,有時候真的會情不自禁。對,還會流眼淚,真的是因為我說世界上有誰能得到這種享受,這是最大的榮譽,最大的享受。

  屠幼英老師的辦公桌旁放滿了各種各樣的小裝飾,她說這都是學生們送給她的祝福。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有一個韓國的學生就送了我微笑兩個字,她用木頭刻的。然后還有一個,張著嘴在笑的一個小猴,也是我的學生送給我的,讓我每天要開心。然后他們其實還有一張賀卡,當時也是說涂老師記得每天要微笑哦。

  屠幼英老師在浙江大學茶學系可以說是公認的女神,有很多留學生還會親切的稱她為“中國媽媽”。

  【采訪】韓國留學生金恩惠:屠老師她是公私比較分明的一位老師。她若是工作的時候,因為畢竟是我們都是他的學生,她對事還是很嚴謹的。但是生活上面是她是對我們,應該也可以算是我們中國的母親,她對我們是特別照顧。我們是會叫她中國媽媽,尤其是我是會叫她中國媽媽的。

  【訪談】浙江大學茶學系教授屠幼英:我說一方面,要教學要上課,另外一方面要帶研究生,但是還要做科研,但是最大的,我的收獲實際上是培養了那么多的孩子們,他們就像我自己的家人。做老師,我說是世界上,真的是最富有的人。

  至今,屠幼英老師已經培養了70余位茶學碩士、博士,她的學生已經在茶產業中發揮力量、創造影響,每年節假日學生們都會送上暖心的祝福,屠幼英說這是付出后換來的回報,也是教育工作者特有的幸福。

  記者筆記

  親切、和藹、給人溫暖,這是專訪期間我所感受到的,敢拼、發狠、誓不罷休,也是這段時間我所體會到的,在這個中國茶學的高等學府,茶葉深加工逐夢人屠老師,帶著自己的團隊探索、專研,在這里你能感受到中國茶業的未來,觸摸中國茶業的明天。

  視頻文字來源:茶頻道《茶聞天下》

(責編:茶道網)

關鍵詞: 屠幼英 茶葉 逐夢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茶道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茶道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茶道網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3、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電話:010-80537558 或者聯系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在第一時間更正。
4、本站轉載文章及論壇發帖,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和立場,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5、在本網發表評論者文責自負。
 
11选5前三组选杀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