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原茶種原工藝,中國“碧螺春之鄉”在傳承中探索新出路守護原茶種原工藝,中國“碧螺春之鄉”在傳承中探索新出路

  清明前夕,蘇州洞庭山碧螺春核心產區——蘇州吳中區東山鎮迎來一年中最忙碌的季節。作為久負盛名的“碧螺春之鄉”,東山鎮目前茶葉栽培面積1.2萬畝,擁有茶農8000余戶,每年產值過億。

  盡管市場火熱,但這樣的產銷規模在全國各大傳統名茶主產區中并不算大。面對產量小、原種茶樹保護難、茶葉制作后繼無人、外來早茶擾亂市場等瓶頸,洞庭山碧螺春原產地如何做好堅守與創新?近日,記者來到東山,走進茶園、茶企和茶農家,實地探訪“一杯茶”給這里帶來的新的挑戰與機遇。

  守護原茶種,讓茶農嘗到更大“甜頭”

  驅車行駛在東山眠佛塢,一壟壟茶樹中,間種的桃樹、梨樹等果樹開出大片粉的、白的花朵,讓人仿佛置身畫卷之中。

  碧螺春的好品質,得益于太湖好山水的滋養,也源于茶種的優良。但前些年,一些茶農為了搶占早茶市場,種上了發芽抽梢早的外來品種,或者通過嫁接早熟品種,讓“群體小葉種”這一洞庭山碧螺春原產茶樹陷入生長困境。

  “原種茶樹是洞庭山碧螺春的靈魂核心。外來茶樹雖然抽芽早,但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由于適應不了小氣候,難以形成原種茶樹特有的花果香氣,品質保證不了,銷路也成了問題。”東山鎮農林服務中心主任陸俊說。

  為了維護地產名茶的純正品質,東山鎮依托政府推廣、龍頭企業帶動,打響一場原種茶“保衛戰”。該鎮近年來啟動碧螺春原產茶樹種質資源保護和開發工程,建立標準規范的地方群體種茶樹種質資源圃和原種茶保護區,并在去年新建30畝碧螺春種質資源圃,收集保存碧螺春種質資源200個,對原種茶樹資源形成有效保護。

  “光靠政府推廣還不夠,必須通過市場手段,讓茶農從種植原種茶樹中嘗到更多甜頭。”作為這場“保衛戰”的積極參與者,洞庭山碧螺春制作技藝非遺傳承人、中國制茶大師嚴介龍有著自己的考慮。在近100畝的東山原種茶保護岱松示范區,嚴介龍號召莫厘村茶農保留原種茶,并在洞庭山碧螺春產業中首創“農戶+企業+基地”的模式,通過與茶農簽訂鮮葉采購協議,對茶農采摘的原產地老茶種茶樹鮮葉應收盡收,價格也更高。

  莫厘村老茶農滕財林是嚴介龍的簽約農戶之一,對于這種模式,他感受頗深。“外來茶只能解決量,不能解決質,做的是一錘子買賣,時間長了只能自砸招牌。”老滕說,老樹種雖然采摘期晚了10多天,但每斤茶青可以比早茶多賣幾十元。如今,東山鎮已經有45家茶企和茶葉專業合作社,全鎮超半數農戶加入合作社或向品牌企業供茶,實現全鎮茶葉資源有機結合實現“集中發力”,也讓茶農收獲更大。

  年輕人回歸,“傳統味”有了新活力

  山上一片采茶忙,山下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碧螺村御封茶廠的炒茶間內,10余只直徑60厘米的大鐵鍋一字排開,傳統的柴灶前,炒茶師傅們馬不停蹄趕制剛剛挑揀完的嫩葉。在炒茶隊伍中,一張年輕面孔引起了記者注意。

  “碧螺春堪稱中國最嫩的茶葉,正是由于嫩,決定了它的采摘、炒制必須由手工完成,才能保證傳統口味,這是機器替代不了的。”眼前這個對碧螺春如數家珍的“85后”,正是嚴介龍的兒子嚴斌。

  大學畢業后,嚴斌曾在體制內工作過一年多,2011年,他毅然辭掉工作,回到村里傳承碧螺春制作。在他看來,炒茶雖辛苦,但碧螺春有著手工藝品的特性,通過開放體驗,增加現代人對傳統手工的認知,原工藝將大有作為。

  這杯“傳統味”,吸引著越來越多年輕人。前幾天,6名農業大學生拜嚴介龍為師,成了行業里的大新聞;在碧螺村村口,38歲的葉敏康從企業辭職創業,經營起一家名為“緣舍故里”的民宿,靠著自家5畝茶園,和東山的好山好水好空氣,規劃起自己的“小天地”;在東山電商產業園,返鄉創業青年徐純把農產品搬上互聯網,幫助村民孵化企業50家,并幫助70多家企業入駐了“天貓”“唯品會”“京東自營”等大型第三方平臺。

  “互聯網讓碧螺春茶香越飄越遠!”徐純說,這兩年,東山鎮在電商園設立青年創客區,通過社保、農服中心牽頭組織培訓,電商發展越來越規范。這幾天,電商園茶葉快遞發貨量每天都在3000單,每天的銷售額200萬左右,預計今年春茶銷售可突破6000萬元。

  守護“金招牌”,更要用好“金招牌”

  早在2002年,洞庭山碧螺春就拿到了國家地理標志,但外地茶的仿冒,一度讓這塊“金招牌”黯然失色。近年來,吳中當地市場監管部門下大力氣整治,為洞庭山碧螺春茶實施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地理標志證明商標保護“雙重保護”,從源頭上規范產業環境。

  假冒偽劣、以次充好的現象少了,但新問題又來了。記者在蘇州、南京等地茶葉市場實地走訪,并通過購物網站調查發現,大部分消費者買茶只知“碧螺春”,不知“洞庭山”。甚至有的商家干脆直接告訴消費者這是外地碧螺春,價格便宜,口感也不差,競爭對手直指洞庭山碧螺春。

  “通常所講的碧螺春有兩個概念,一是原產于蘇州洞庭東西山,經清康熙帝賜名的茶種,另一種則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碧螺春炒制工藝,從商標法規定的地理標志概念來看,非原產地茶只要是用碧螺春工藝炒制的,不打上‘洞庭山碧螺春’銷售也沒有什么問題,因此有其市場空間。”有著多年地理標志保護研究經驗的蘇州新蘇商標事務所所長唐建軍告訴記者。

  市場的反應,透露出“洞庭山碧螺春”這一原產地產品在品牌傳播和消費認知上的尷尬。為了打破這種局面,東山鎮開始尋求新的營銷路徑,在走出去推廣的同時,今年2月,東山把國內茶企龍頭中茶公司引進來,在東山設立洞庭山碧螺春茶原料基地,業內專家及中茶全國21個省市的228家碧螺春茶葉經銷社負責人來到東山,通過洞庭山碧螺春茶文化研討、制定營銷方案、開發周邊產品等一系列活動,為原產地碧螺春發展打開新的一扇窗。

  “碧螺春不僅要守好‘金招牌’,還要用好‘金招牌’。”中國茶葉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危賽明認為,產量小,必須在產業鏈上做文章,洞庭山碧螺春無論從原料上、炒制工藝上、文化內涵上都有著不可比擬的價值,從目前的產業發展狀況來看,洞庭山碧螺春亟需在文化輸出、銷售創新及品牌打造上創新。

  明前,原產地又有了新動作。“一產、三產深入互動,拉長產業鏈,讓消費者親自到原產地感受這特殊的地理人文環境,是一個重要突破口。”碧螺村黨委書記俞凌峰說,眼下,村里正在圍繞電商產業園,農家、民宿、茶葉專業合作社一條街和山林觀光帶做文章,高品質打造“一園一街一帶”,期待通過農文旅融合,近一步提升洞庭山碧螺春這一稀缺資源產品的附加值。

  (責編:茶道網)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茶道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茶道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茶道網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3、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電話:010-80537558 或者聯系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在第一時間更正。
4、本站轉載文章及論壇發帖,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和立場,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5、在本網發表評論者文責自負。
 
11选5前三组选杀3号